汽水

也许有一天我会死亡,但你知道我的灵魂永不老。

【山海】

·一发完

·梗来自山木诗词

·失忆梗

·失踪人口回归系列

·欢迎小可爱去微博找我玩嘻嘻







被粘腻的白稠弄的心神不安,马伯骞烦躁的从床上起身,脱掉底裤,嘟嘟囔囔的走进了浴室。

已经是九月的天了。显然有点凉的水拍在他身上,激的他狠狠的打了个寒战。出走的精神稍微回来了一点。

虽然也很相像电视剧主角那样帅气的冲个凉水澡,但马伯骞也清楚自己几斤几两,怕是这一个澡冲完了不出半拉钟头就得感冒。

出于对自己小身板的考虑,马伯骞还是将水温调到了正常温度。感受着温热的水流从头顶慢慢浇下,划过高挺的鼻梁,划过带点青色胡渣的下颚,划过樱桃般的奶头,划过不可名状的地方,身体不由感到愉悦。马伯骞眯眯眼,仰起头。

脑子里突然就冒出了那个男孩的笑颜,细细的眉,漂亮的让人想亲一口的眼睛,肉嘟嘟的小嘴巴,以及揉起来一定很软的糯米团子般的脸。完全就是一个奶娃娃。真是漂亮的让人想日。感觉到了身体的异样,马伯骞赶紧停止了念想,匆匆关了水龙头,出了浴室。

看了看墙上挂着的破旧的表盘,离约定面试的时间还有一个小时。马伯骞在心里算了下步行到目的地要多长时间,默默加快了手中的速度。

完全整理好之后,马伯骞带着画稿出了门。

初秋的道路上满是一踩就嘎吱嘎吱响的落叶,马伯骞踩着踩着就玩上了瘾,旁边的炸鸡点传来让人垂涎欲滴的香气。马伯赛使劲吸了吸鼻子,突然有点想吃炸鸡了。直到萧瑟的秋风调皮的吹过他薄薄的几层布料让他打了个寒颤才想起来自己还有约在身。也学身边匆匆的行人裹紧了衣服,缩着脖,头也不抬的往前大步走。

尽管最后还是晚了几分钟,但是由于道歉的态度良好,人家也没跟他计较。马伯赛点头哈腰的不停的说着谢谢谢谢。其实心里明白如果不是前几天那个当红小花旦江××说很喜欢他的漫画,他现在根本连编辑的面儿都见不到。

说起这个,当时这个江小姐的访谈出来以后,他的微博就被扒了出来。其实也说不出来是好事还是坏事,一方面浏览量确实是增多了也成功吸了不少粉儿,但是也有那种不怀好意的人说自己靠女人上位。马伯赛其实很懵逼的。如果不是那个女人说喜欢他的漫画,他连她是谁都不知道哪来上位一说。不过他也挺感谢江xx的,毕竟让他的作品出现在大众面前,自己怎么样都无所谓了。

虽然都认为你有底牌,但是毕竟为了销量着想,编辑还是得挑你的毛病,顶多就是言语稍微好一点。

漫画的名字叫做《山海》,故事不亮眼,主角不惊艳,没有惊天动地的情节,没有让人恨的牙痒痒的反派。只是激情过后平平淡淡的爱情故事。唯一可能比较吸引人的一点大概就是……漫画的主角是两个男人。

两个男人……

两个男人……

这四个字包含了多少说不出的东西。眼前突然就浮现出了那个男孩冲着自己笑的面容。马伯赛愣了愣随即回了神。

此刻,他细细观察着编辑的脸色,面无表情的脸上面无表情。可能……大概……过不了了吧……马伯骞忘着不远处正在施工的高楼,不由想到。

“蒽……”果然“马先生……你的这个漫画,题材很好,人物也还可以,就是这个情节嘛……”看吧

马伯赛突然想起来今天是新漫画开售的日子。他伸手揉揉太阳穴,开口打断了嘴巴正在不停开开合合的编辑。“那个……不好意思……突然想起来我今天有点事……真是抱歉啊,要不……我们改天再聊吧。”不容置疑的语气,马伯赛边说边起身,接过目瞪口呆的编辑手上的画稿,转身出了门。逃也似的奔向书店。

直到跑出了很远,马伯赛才敢停下来,靠着路边的电线杆大口大口的喘气,鼻子不自觉的有点酸。他觉得自己真是没用极了。

本来就是无所畏惧的人,怎么突然就害怕了呢。

定了定神。马伯赛重新打起精神。他还没忘,自己匆匆忙忙不来可不就是为了新出的漫画嘛。

他去的是一家隐藏的巷子口的书店。风格有点仿民国风,平时来的人不多,店主是一个和蔼的老头儿。

走进店门,他直奔漫画区,却没有在那一堆形色各异的书里找到想要的那本。马伯赛不禁有些疑惑,他记得上次好像这位作者也没有出本。难道是没订?马伯赛连忙去问了那个老头儿,老头坐在摇椅上,怀里抱着一只猫,轻轻闭着眼。听到马伯赛的问题之后,他慢慢抬起耷拉着的眼皮,从上到下仔仔细细的打量了一遍马伯赛然后勾起了嘴角:“你又忘了?这个作者啊,早就不画了”说完还哈哈乐了几声。

马伯赛有点奇怪,却又不得不承认他确实好久没看到这位作者的作品了,他有些泄气的回到了漫画区,无聊的看着花花绿绿的图画,心里不由的感叹

【还是那个VIN画的好啊……是真的好……】

【他画的那个比这个可强多了好嘛】

【这种女主男主居然会喜欢?哦莫他怕不是瞎了吧,还有没那谁画的谁一半好呢】马伯赛止不住的嘟嘟囔囔。周围看书的顾客有点抱怨似的看着他,他抱歉的笑笑,挠挠头以表示自己的歉意。

他又想到,既然没出新的,那我看看原来的总可以了吧,然后就要去找那系列的漫画。

【叫什么来着?】

【所……所什么来着?】

他睁大了双眼

【糟糕……】

【怎么会……】

【为什么……想不起来了……】

他楞在原地,脑子里如同刷了机一样空白

他恍惚中仿佛看到了梦里的男孩,他站在逆光处,漂亮的像个天使。他冲你招手,然后张开嘴像是在说着什么。

你努力想要听他说的话,却如同两耳被紧紧的塞上了棉花,你只能看着他的嘴巴一动一动,却根本听不见声音。

你想伸出手去抓紧他,但他却离你愈来愈远。

他冲你挥手。微笑。

当你回过神来的时候,手里不知什么时候被塞了一本书

书的封面是两个男人手牵手的图片,你翻到扉页。

当你的目光触及到那段写在扉页上的文字的时候。你的泪水渗透了单薄的纸页。

你用带着哭腔的语气念出来了那段文字

【所爱翻山海,山海俱可平。】

————————————

梦醒了,你从摇椅上站起来,把手里的猫放到了地上,任由它乱跑。

你说谎了

你冲着落日的余晖

念出来那个人的名字。

然后你念出了写在那本漫画扉页的字。

【所爱隔山海,山海不可平。】








评论(7)

热度(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