汽水

也许有一天我会死亡,但你知道我的灵魂永不老。

朋友梗

人物ooc
文笔渣轻喷
感谢看文的您
我是热衷搞事的林清
嘻嘻
——————————
【我和马伯骞的关系啊?】
看着周围八卦的媒体期待的眼神
周震南笑笑
【朋友吧】
对,我们是朋友。
周震南一直不太喜欢朋友这个词。
因为觉得暧昧。
友达之上,恋人未满。
他不喜欢这种感觉,让人很空,没有安全感。
所以,周震南不会轻易用朋友这个词来形容别人。
但凡事总有例外,他马伯骞就是例外。
周震南曾不止一次想过,他对马伯骞到底是个什么意思。
他不是个磨磨唧唧的人,他认为喜欢就是要说出来,他不赞同那种我只要在远处默默看着你就好的爱情。那他妈纯属是在浪费时间。
【操】
周震南捂着摔痛的屁股烦躁的骂了一声,头上顶了一块干毛巾,然后随意裹了一下就走出了浴室。
屋子里空调打的有点低,周震南狠狠打了个哆嗦,马伯骞在他的床上插着耳机写歌。似乎并没有听见刚刚浴室里砰的一声。
周震南突然就很生气,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生气。反正就是很气。
【肯定是刚才毛毛他们吃炸鸡没带上我才生气的。】
边说还边小鸡啄米似的点头。
【肯定是这样没错了。】
走到自己的床边,狠狠的坐了下去,柔软的床立刻陷下去一个圆。
他突然想起来了很多事,很多以前的事。
想起第一次像喜欢的女孩告白时羞红的脸,想起第一次见马伯骞时的手足无措,想起前几天马伯骞瞒着节目组给自己偷偷带炸鸡时的欣喜雀跃,想起马伯骞谈起江女士时满眼的爱慕…………
他知道自己一直以来藏在心里不敢承认的心思,也知道那个人只是把自己当兄弟。
所以他害怕了。
他害怕他的一腔孤勇,到头来却落得满身疲惫。
他开始不得不同意远远的看着也是一种爱;也开始不得不说服自己,就这样吧,这样对彼此都好。
他抬头看着一脸认真写词的马伯骞。
想起了那天晚上马伯骞谈到自己未来时眼里闪烁的光,他说要在娱乐圈闯出名堂,然后找一个像江女士那样的人一起结婚生子白头偕老。
周震南摇摇头。
他做不到,他做不到把他拽入这样一个无底深渊。
他可以什么都不怕,不怕外界的言论,不怕别人异样呢眼光。
但是马伯骞不行。
他有着自己不可割舍的梦想。以及未来。
他不能这么自私。不可以。
周震南突然鼻子一酸。
他看到了,看到了马伯骞在笑。
在对着手机笑。
周震南吸吸鼻子,差点没哭出来。
【可是老子真的只是喜欢他啊】
我只是想名正言顺的呆在他身边,只是想在大厅广众面前牵起他的手,只是想他和朋友介绍我的时候说这是我的爱人我只是……只是……喜欢他啊。
还是没忍住,酸楚的感觉如决堤的洪水般袭来。
周震南啪的一声站了起来,走到马伯骞的面前。
仰起脸,微微发红的眼眶让马伯骞皱了皱眉。
他伸手将现在他面前的人拽到了身边,温柔的揉了揉他的脸,开口问到。
【你怎么了】
周震南想脱口而出说的话突然就硬生生的拐了个弯儿。
【马伯骞……我们是不是朋友,一辈子的那种。】
颤抖的哭腔让马伯骞愣了愣。
随即开口到
【当然,我们是一辈子的朋友。】
周震南哇的一声哭了出来。
我们是朋友。
只能是朋友。

评论(3)

热度(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