汽水

也许有一天我会死亡,但你知道我的灵魂永不老。

【花吐症chapter5】

真是对不起你们
其实昨天我是想写甜的
但是吧恩我比较喜欢虐虐的感觉emmm
我是喜欢搞事的林清
感谢看文的您
【肚脐礼】

马伯骞整个愣在那里,如至冰窟。
他觉得自己看到了不得了的东西。
他轻轻的将原本放在周震南肩膀上的手抽回,故作镇定的握住周震南捂在嘴上的那只手,里面艳丽的粉红色花瓣深深刺痛了他的眼。他本能的往后退了一步。眉头紧皱。
【该死】
周震南却被这一个小小的举动深深刺痛了心。不由苦笑
【到底还像个傻瓜一样期待到什么时候】
他轻轻拍掉马伯骞冲他伸出的手。
嘴里的花开的越来越茂盛,周震南已经来不及考虑周围的环境,他将那朵艳丽的蔷薇就在马伯骞的眼皮子底下硬生生的拽出来,擦去因为疼痛和恶心导致出的生理盐水。周震南觉得一切都完了。
他不敢去看马伯骞的表情。他怕在那双曾温柔的能溺死人的眼睛里看到无奈、不解以及……恶心。
【就是恶心】
他好害怕,真的害怕。害怕这个男人说出那句话。
终于还是先开了口
【你……给我点时间好不好……】
灯光很温柔的打在周震南的身上,他垂着头看不出来在想什么。马伯骞看着他。就只是看着他,看着他的眼泪一滴一滴啪嗒啪嗒落在地板上,看着他手里的蔷薇花。
【为什么】
马伯骞终于还是没有问出这个问题。他张了张嘴,似乎是想说什么。却在下一秒周震南抬头的时候正好转了身。
【……】
马伯骞出了门。
周震南走到洗手台面前,突然就笑了。
然后干呕,不停的干呕,似乎是要将五脏六腑都吐出来。一朵朵玫瑰争先恐后的往外生长,周震南只是轻轻的拨弄了下,喉咙里的花就滑了出来,玫瑰是带点刺的,周震南觉得现在自己的嗓子可能真的不太好。
玫瑰很香,是周震南很喜欢的味道,他闭上眼轻轻嗅着手里的这束花。
玫瑰很快枯萎了。
他抬头看着镜子里的自己,眼球里布满了可怖的血丝,脸色苍白的可怕,嘴角还残留着一丝丝血迹。
【我可能……等不了你太久了】
——————————————
[花吐症的期限是三个月]
赵天宇将视线从屏幕上移开。他显得有些手足无措。
【三个月……三个月……】他喃喃到。
屋子轻轻被推开,带着泪痕的人疲惫的躺到了床上
【我在你这躺一会儿】声音嘶哑
赵天宇没说话,盯着屏幕上男人的照片。
这是一张被粉丝们戏称男友力max的图片,男人撩开单薄的背心,脸上是故作凶狠的表情。
【对不起】
突然觉得眼前像是被什么东西糊住了一样模糊不清,他有些奇怪,伸手摸了摸,双手触及之处却是一片湿润。
感觉到喉咙里的东西在蠢蠢欲动。
【真是讨厌】
像是突然想通了什么,他突然笑了。
【大笨蛋】

评论(9)

热度(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