汽水

也许有一天我会死亡,但你知道我的灵魂永不老。

甜饼?

周震南最近有点怪。
不光总是喜欢悄咪咪的看着马伯骞,还总是自己一个人躲在角落里碎碎念。
一旦马伯骞靠近他想说个话,周震南立马就像被踩到尾巴的小兔叽,跑的老远。
马伯骞觉得好委屈哦。
不光这样,周震南还得了“不怼人会死星人病”,先是说赵天宇和孟子坤西皮炒的忒尴尬,又嘲笑包子就像个没断奶的奶娃娃。但是苦于周震南的嘴炮实在厉害再加上有一个武力值top的马伯骞给他撑腰,所以即便是被欺负了,大家也只能打碎牙往肚子里咽。
然后终于有一天,赵天宇被作为代表(炮灰?被推出来谈判。
听了受害者代表战战兢兢的陈述以后,马伯骞觉得事态好像是有点严重。
于是他背负着全宿舍人民的希望,找到了周震南。
周震南正在屋子里写歌。
自从节目组把宿舍的俩人一间分成一人一间之后,周震南就很少回自己的宿舍,除了练习之外的大部分时间,他都是赖在马伯骞房间。
而现在,他整个人缩成一团蹲在凳子上,头埋在颈窝里,毛茸茸的头发让人忍不住想揉,周围散落的是团成一团的废纸。手机里放着刚做的demo,软软的小奶音在轻轻的跟着哼唱。
马伯骞觉得超级心动,他捂住心脏,炽热的温度让他定了定神。
走上前拍了拍周震南的肩膀
“嘿!阿南。”
对上的是周震南略带惊恐的眼神。
“啊……马老师啊……你咋来了……”
眼神左右飘忽不定。有问题。
马伯骞开门见山直奔主题。
“我直说了,阿南你最近是不是有什么事啊?你有事说出来我们可以一起想办法,你这样憋着会憋坏的。”马伯骞一副痛心疾首的样子。
周震南的眼神暗了暗,语气贼生硬的说
“我没事。真没事。马老师你还有事吗”
接着把头又埋了下去。
马伯骞这下是真懵了,这小孩是又闹啥别扭呢。
眼睛不禁意间瞥到了电脑上的字。
马伯骞笑了,觉得他的小孩真可爱,简直可爱死了。
他把背对着自己的椅子转了个圈儿,将脑别扭的小孩圈在怀里,下巴搁在他的头顶蹭啊蹭,却被别扭的小孩象征性的推了推胸膛。
“哎马老师,你干嘛呢你,放开我。”
马伯骞轻轻开口说了句看似没头没脑的话
【I'm waiting for you 】
周震南立刻红了脸。
马伯骞低头给他来了个法式热吻。
真他妈甜。
【on the top with you】
【ok i m waiting for you】

评论(4)

热度(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