汽水

也许有一天我会死亡,但你知道我的灵魂永不老。

[花吐症]chapter4

拖了这么久真是很抱歉啊

感谢就算这样还看文的您

然后不要脸的宣一下我们的站子【Authourv_签证狗粮补给站?】有兴趣的可以私敲我加群哦人都特别好真的,还有写文的大佬儿们。请多多支持我们吧。


来开门的不是马伯骞。

是罗布。

他直愣愣的看着站在门口鼻青脸肿的俩人。过了好久才憋出一句“你们……打架了?”

【我日】

这次不只是赵天宇,就连周震南都觉得这萝卜的反射弧都点忒长了,忍不住轻声咒骂。

俩兄弟难得有这么意见一致的时候。都自动无视了萝卜的话。

[唉,你和马老师屋子里都这么干净吗?]

[还行吧,都是马老师收拾。]

听着俩人一唱一和不理自己。萝卜心里有那么一丝丝小委屈。

“马老师出去练舞了好像,南南你要找他?”

萝卜好奇的眼光看的周震南有点尴尬。

“啊……那个……我找马老师有点事……就是那个……。”周震南挠挠头,真心不知道该怎么把要换宿舍的要求提出来。

看着周震南在一旁抓耳挠腮羞红了脸。萝卜觉得他似乎明白了点啥。

“奥~明白了明白了。”萝卜一个我懂了的眼神让本来就害羞的周震南这下子尴尬的连手都不知道往哪儿放。

等着俩人嘻嘻哈哈出了门。周震南这才松了口气。躺在床上放空自己。

【马伯骞】

【好喜欢】

周震南捂住怦怦跳的心脏。脸颊微红。突然又感觉喉咙里有什么在蠢蠢欲动。吓的赶紧断了念想。

【你到底给我下了什么毒。让我仅仅念出你的名字就如此心动。】

周震南长长的叹了一口气。现在就这个样子的话。他回来要怎么解释给她听呢。

【到底怎么隐藏,怎么忍耐,怎么……继续做朋友……】

“叮”的一声打断了他的思考。周震南回过神来,是赵天宇。他发信息给自己干嘛?周震南有点疑惑

【我看见马伯骞了,他应该是要去洗澡。应该一会儿就上去了。】

周震南有点无措。想是做错事被发现的小孩子一样马上就从床上站了起来。后知后觉的才想起来他刚去洗澡还要等下。

又叹气,退出了页面。手机自动转回了刚才的微博。周震南觉得心里有点慌乱。于是决定刷会儿微博压压惊。

【Authourv_签证狗粮补给站?】【×××小后援?】这都什么跟什么啊。他和马老师八字还没一撇呢,这站子都出来了?还写文儿了?我的天写的还不错。如今这世道都这样了嘛?

周震南看着看着就从开始的端端正正站着变成了躺在马老师床上晃着脚丫子。看到开心的地方还乐的嘎嘎的。

就连马伯骞站在他身后都没发现。

“你干嘛呢。”没有一丝温度的语气。

周震南像从头到脚被人狠狠的泼了一盆冷水。开始蠢蠢欲动了。喉咙里的东西。

“不是不是……那个我在看东西……就…就……”瞳孔因为慌乱急忙收缩。周震南边退后边连忙摆手解释到。

马伯骞紧紧盯着周震南。

“所以……你来找我到底什么事?”没有一丝不耐烦的语气。马伯骞一步一步靠近周震南,直到两个人的距离真的只要抬头就能吻到的时侯,马伯骞停了下来。

【你到底在想什么?】

四目相对。

喉咙里被异物填满的不适越发清晰。心脏像是被刮了一刀似的疼。

周震南突然想认输了。

不适感越来越强。周震南终于忍不住推开马伯骞跑去了厕所,他感觉艰难的呼吸间都是花的味道。喉间一阵腥甜,花朵挣扎着要绽放。花枝不知是从什么地方生长出来。压着周震南的胸膛呼吸难耐。

他扶着墙,想要把卡在喉间的花拽出来,却被人扶住了肩膀。周震南一震。

眼前放大的是马伯骞震惊又复杂的脸。周震南赶忙捂住嘴。疯狂往外生长的花瓣穿过手掌在指尖蔓延。

【糟糕。】

评论(21)

热度(9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