汽水

也许有一天我会死亡,但你知道我的灵魂永不老。

[记得?]

昨天做的噩梦。写的不好轻拍。

【一年两个月又20天,时间转瞬即逝。】

【遇见你 真好,喜欢上你 真好。】

马伯骞后来总是会想,如果他没有喜欢上hiphop,如果他没有回到中国,如果他没有在那个夏天遇见周震南。

那他的生活会是怎样的呢?

不知道。

事实上,马伯骞也不愿去思考答案。他总是觉得,周震南就该出现在他的世界里,这是理所当然的,就像早上太阳应该出现在天空,鱼儿应该生活在水里。

没有原因。

而就在今天,惬意躺在躺椅上晒太阳的马伯骞却突然特别想知道这个问题的答案。

他闭上眼睛。

你记得两个人第一次说喜欢好像还是在参加节目的时候,当时更多的其实是开玩笑的成分。周震南在训练间隙刷着手机,突然就凑过来,紧盯着自己的眼睛,语气颇为认真的说

[马老师,粉丝们让我俩在一起。你怎么看。]

在那个阳光灿烂的日子里,你第一次吻了他。

然后轻声说着

[好啊。]

看着他唰的一下红透了的脸,你忍住笑意。

轻轻在他耳边说着

[喜欢你。]

微风轻轻拂过窗帘,在那个柠檬汽水味儿的夏天。

你们交往了。

然后就像所有热恋中的情侣中一样,你们恨不得时时刻刻黏在一起。

就连比赛完之后,你们也还是组了一个俩人的rap组。身边的朋友大都知道你们俩之间的关系,也明白你们走这条路会有多不容易。大多是能帮就帮。

你们生活特别甜蜜。

没有通告的日子,你们就宅在家里。

偶尔写写歌,看个电影,或者一起做些运动?啊对了,你们养了一只松狮,也会时不时出去溜溜它。

但是就算这样如此小心,你们还是被发现了。

那是你们交往一年两个月二十天。你们在后台偷偷牵手的照片被拍了下来。

天塌了。

你和他两个人躲在家里,不敢出门。

你记得他的母亲哭着冲进来,拉着自己的衣服求自己离开他。你记得他的父亲见他一句话都没有说,直接上手给了他一巴掌。你记得他带着自己跪在父母面前,说死都不会和自己分开。

你记得反同的人围在你们家楼下和公司底下。他们每天都大喊着让你们去死。有的私生饭甚至不惜爬窗户到楼上,然后冲你们扔鸡蛋,竖中指。

你记得他从那天开始没睡过一个好觉,每天夜里他都会被噩梦惊醒。脸上没有一点血色。

你记得曾经很喜欢你们俩的粉丝在网上留言说

[同性恋真恶心,去死吧!]

[我就饭个cp玩玩,谁成想居然真是同性恋。啧啧,脱粉脱粉。]

你记得公司里的人冷着脸说要放弃他保你。你想拒绝但你没有选择的余地。

你记得当你告诉他他不能唱rap时他绝望的神情。

你记得公司让你和媒体说把责任全推到他身上。

你记得当时网上的评论一边倒。

你记得他得了抑郁症。

你记得他冰冷的双唇最后一次吻你。然后平静的说出了那三个字。

你记得你没有挽留他。

你记得那天下雨了,雨水冲刷了他的最后的印记。

他什么都没有留给你。

你记得那天你没有哭。

你记得那天你冲着全世界宣布了

[周震南是马伯骞的恋人。]

你记得当时你看着底下的媒体和粉丝。

你没说话。

你想你找到问题的答案了。

[今天的阳光可真刺眼啊]你轻轻开口。

[我来找你了。]

你笑了。


评论(15)

热度(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