汽水

也许有一天我会死亡,但你知道我的灵魂永不老。

[花吐症]chapter2

蒽新鲜出炉的第二章

欢迎评论♥

文笔渣

感谢看文的您


马伯骞有着说不出来的难受,感觉有点心涩涩的。

他几乎是强忍住自己即将暴怒的欲望,咬着牙问“为什么?”

周震南只是低着头,一言不发。

气氛静的让人心凉,所有人都低头不说话。仿佛做错事情的人是他们一样。

“没有为什么,南南他就是不想和你住了而已,我会和节目组说让萝卜去和你住。”赵天宇开口打破了这尴尬的气氛。

“你在这瞎bb什么?我问你了?周震南?!你自己告诉我!为什么换寝室!”马伯骞就像一只愤怒的雄狮,好像如果周震南的回答不让他满意,下一秒就能把他吞掉一样。

“你放……”“下一场很有可能就是咱俩pk,暂时还是不要住在一起的好。”

赵天宇刚想反驳,就被周震南打断。

决绝的语气让马伯骞感到绝望,更让人寒心的确是周震南话的内容。

[所以现在是在躲着我?]

马伯骞顿时像泄了气的皮球。轻轻嗯了一声。

似乎得到了满意的答案,赵天宇一点也不含糊拉着周震南就要走。

“等等……”那人低着头看不出在想什么“吃了饭再走吧……”

周震南顿时觉得好像什么液体夺眶而出。胃里疯狂往外生长的花瓣堵住了他全部的心软。他觉得自己大概是要死掉了。勉强张张嘴

“不了,我一会和天宇去外面吃”只留下这一句轻飘飘的话,周震南拉着赵天宇逃似的离开了食堂。

几乎是随便找了个没有人的地方,周震南就靠着墙一阵干呕,尽管已经有了心里准备,但是当真的看到周震南颤抖的从嘴里掏出一只芍药花的时候,赵天宇还是狠狠的震惊了一把。

[好神奇……]

赵天宇不禁悄悄感叹。周震南靠在一边不停的咳,赵天宇回过神来,轻轻帮他拍拍背。

周震南抬抬手示意自己没事,他闭上眼,耳边充斥几分钟前赵天宇与他的对话。

“我大概都知道了,你暗恋的人是……马伯骞吧,所以你现在打算怎么办?”已经很明显的看出来了,他在强压着自己的愤怒。周震南其实不太明白,他为什么生这么大气。

但他还是开口说到“不怎么办,顺其自然吧。”

周震南无所谓的语气就像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彻底激怒了赵天宇。

他上前揪住周震南的衣服冲他大吼“你他妈说什么呢,你不告诉他你怎么知道他怎么想,你会死的你知不知道!”似乎也感觉自己的行为有些过激,隔了一会儿,赵天宇叹了口气“总之,先和他换宿舍吧……”

“喂!喂我和你说话呢你没听见啊!”感觉到赵天宇在叫自己,周震南回过神“听见了,吵死了你。”赵天宇撇撇嘴不再说话。

俩人处理完花,回到了宿舍。

赵天宇说怕自己饿的胃不舒服,非要给自己买饭。

周震南苦笑

[胃里都是花瓣,才不会饿。]

不过他还是想要自己静静,于是也就没拒绝。

“咚——”是手机微博的提示音,周震南滑开手机,是粉丝们给他的留言

“阿南好好休息,注意身体哦”“南南好好照顾自己啊”“南南和马老师都要好好的哦笔芯”

周震南笑笑“真是一群可爱的粉丝啊”

就这样看着看着,又看到熟悉的字眼“阿南和马老师简直太有爱啊好吗结婚吧”

[什么啊?结婚吗?]

周震南觉得有点好笑

忍不住想象如果马伯骞看到肯定又会害羞的红脸,他总是这样。自己也许会嘲笑他太没有阳刚之气,然后看他无奈的摸摸自己的头,不说话。

嘴角的笑意来不及褪去就被袭来痛苦疼的呲牙咧嘴,周震南踉跄的跑进厕所,跪在地上一阵呕吐,未长开的花卡在喉咙,让周震南觉得一阵恶心,他伸手想把花拉扯出来,却连花瓣都碰不到。眼泪就这样啪嗒啪嗒落下来。

周震南觉得委屈极了。都怪马伯骞。

这样想着,卡在喉咙的花就像突然有了生命了一样,疯狂的向外生长,然后绽放。他觉得自己的喉咙火辣辣的疼,心脏好像被花瓣包围无法呼吸,甚至胃里也充斥着柔软的花瓣。

他又从嘴里拽出一只风信子。

艰难的起身过后,周震南将手中的风信子折断揉碎扔进垃圾桶。转身回到房间。


评论(5)

热度(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