汽水

也许有一天我会死亡,但你知道我的灵魂永不老。

[花吐症]chapter1

无聊时的脑洞

花吐症梗

人物ooc

幼儿园文笔轻拍

[肚脐礼]


周震南强忍着身体的不适,努力的消化着屏幕上的信息。

明明都是认识的字,怎么凑在一起,就看不懂了呢?

“花吐症?”周震南皱着眉头,他想破脑袋也不明白为什么这种狗血小说里的情节会出现在他的身上。

他紧紧盯着垃圾桶的一角,在那里有他刚刚吐出来的,一朵鲜艳盛开的桔梗。

然后哑着嗓子低喃到

“无望的……爱吗?”

“南南,南南你在干啥嘞。”赵天宇大大咧咧的声音从屋外传进来,周震南回过神手忙脚乱的关闭了页面,甚至细心的删除了浏览记录。一切就像从未发生过一般。

赵天宇砰的一下推开了门。他有些狐疑的看了看抱着笔记本坐的一本正经的周震南。

[他的脸色很苍白]。

开口问到“你咋了?咋这么没精神?”“没睡好?”

周震南定了定心神

“没事,有点累。去吃饭吧”说着拉着赵天宇就要往食堂奔。

[怎么感觉这么香?]  

南南你喷香水了?赵天宇疑惑的开口。

“啊?哦。没有啊”显然是不在状态的。

赵天宇努努嘴,噤了声。

他们到的时候,貌似所有人都在等他俩。

马伯骞见周震南来了,冲他挥挥手,示意周震南坐到他对面去。

他点点头,走向座位。

谁曾想刚坐下,周震南就觉得自己的嗓子痒的厉害,好像有什么东西迫不及待的想钻出喉咙。

不可置信的掐了一下自己,是真的。强忍着想要吐出来的欲望,周震南抬头看着对面正在安安静静吃饭的马伯骞。感觉喉咙之间的痛痒又强了几分。心脏好像要被花瓣堵的不能呼吸。周震南捂住嘴,在所有人震惊的目光中跑向洗手间。

索性疼痛并没有将理智全部吞没,周震南还是锁上了洗手间的门。

他踉踉跄跄走到洗手台,然后趴在台子上面一阵干呕。从心脏上,从身体深处疯狂向外生长着的花,周震南颤抖的,尽量小心的,拉扯出来。

一朵妖艳的芍药,那鲜亮的红色深深刺痛了他的双眼。无声的眼泪一滴一滴的滴落下来。

恍惚中,他又想起了那段介绍花吐症的文字。

[想要结束这种痛苦只有两个办法,一是和心爱之人在一起。第二种,便是死亡。]

他呆愣愣的看着手中的花以惊人的速度凋零。花瓣无力的耷拉着,早已没了先前那鲜艳的模样。周震南突然很担心,他担心自己的生命会不会像这束花一样,一不小心就这样过完了自己的花期。

砰砰砰的敲门声拉回了他的思绪。

“阿南,你还好吗?”马伯骞清亮的声音响起。周震南觉得心一热,紧接着就是铺天盖地的恶心。看着刚刚又吐出来的栀子花。他无奈的苦笑。

“我没事,就是有点恶心,你先去吃饭吧,我一会就出去。”

门外的人轻轻嗯了一声“那我去食堂等你”

听着越来越远的脚步声,周震南悬着的心终是放了下来。他低头拾起地上两朵枯萎的花,然后折断丢进了马桶。听着耳边哗啦啦的水声,周震南叹了口气。

干脆利落的洗了把脸。走了出去。

当他重新出现在食堂的时候,故意忽略所有人担心的视线。他故作轻松的耸耸肩,满不在乎的调笑到“都看我干什么,不用吃饭啊你们。”说着拉开凳子准备吃饭。吊儿郎当的语气似乎真的骗过了某些人。

“这不是担心你吗。看来是没事,不过你最近怎么了,怎么总是不舒服。…………”

王竟力无心的话又让整个局面陷入死局。像是察觉到自己说错了话,王竟力乖乖的低下头,不在言语。

“我没事,就是最近胃口有点不好,明天吃顿火锅就行了。”周震南死死盯着碗里的饭菜说道。

赵天宇皱了皱眉,像是想起什么,他放下筷子。几乎是跑着上了楼。

马伯骞纵然心里有有一堆话想说,但是当看到周震南几乎要把头埋进碗里的架势,也就明了,他现在,大概是不想说话的吧。

气氛简直尴尬到了极点,所有人都安静的扒着碗里的饭。

突然听见哐当一声,只见赵天宇黑着脸进来。冲到周震南面前,咬牙切齿的让他跟过来。

马伯骞啪的一声将筷子拍到桌子上冲赵天宇大喊“你到底要干什么,让他好好吃饭不行吗”

赵天宇狠狠的瞪了他一眼,还是拉走了周震南。

马伯骞好气哦

等到终于等到了俩人回来,却发现那人的眼眶红红的,明显是狠狠哭过的。


马伯骞刚想问是不是赵天宇欺负他了,就被一句话震惊的发不出声音。

“马伯骞,我想换宿舍。”


评论(9)

热度(71)